脱离“三无”

脱离“三无”众所周知,我是"三无"人群中的一员:无手机、无QQ、无微信。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手机,只是那手机又没网又欠费,充其量放在那儿不过是个摆设。但昨天妈妈经不住我的可怜相逼,给我弄了个QQ,这好在还是有的。可
脱离“三无”

  众所周知,我是"三无"人群中的一员:无手机、无QQ、无微信。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手机,只是那手机又没网又欠费,充其量放在那儿不过是个摆设。

  但昨天妈妈经不住我的可怜相逼,给我弄了个QQ,这好在还是有的。可王晨宇和陈茂茹几本上都不上QQ的,以后,一定要好好地骚扰陈茂茹。

  妈妈为了图方便,要在我手机上下个QQ,她就把网联起来了,只是下载没有成功。我又试着在乐商店下了一下,竟然还成功了。一切发生得都太突然了,这下子,我有点手足无措了。

  缓了一下,我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开始登录。之前因为是在电脑上,也不好换头像,现在是在手机上,终于可以把我那个小猫头像换掉了,毕竟小猫的头像和"竹叶青"这个名字也不太配。

  我开始和张扬进行无止境的聊天,还用了一下视频电话,猛然间觉得人生圆满了。上完作文课回来,还要去上素描课,只能匆匆地跟张扬聊了一下。

  妹妹也想跟张扬视频,在征得张扬同意后,我拨了视频电话,可没有通。我询问原因,张扬说她也打电话了。这回她来拨,可是让我一不小心给挂了,好不容易通了,我把手机给了妹妹,妹妹视频聊天聊得可开心了。

  我是个"新手",反正就这儿点点,那儿点点,大概摸索一下。实在不懂的,我就去请教张扬,她懂的就

12############

就比我多多了。

  妹妹在看了我的QQ后,很是心动,也想要个QQ。她拿着她的手机下载,可是没有下下来,她气得呐,可以说是脸色发青。最后,她还要和我一起睡,她还是一边哭一边被奶奶拉走的。

  值得贺喜的是,我终于不是"三无"人群的一员。

  

12
上一篇:哭吧